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 信息页
    徐慕白抬起头来,却见一个黑衣人站在树梢之上,身躯随风微微起伏,仿若和这棵树连成了一体,他的脸上戴着一张银色面具,冰冷无情的目光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徐慕白并非第一次见到此人,八月中秋之夜,他请胡小天在得月楼饮酒,当时就是此人击灭了室内烛火,将胡小天引了出去,自己也追了出去,可是中途被如雨的瓦片拦下。徐慕白知道自己和对方的武功相差不少,望着那黑衣人,潜运内力,准备随时迎接对方的攻击:“你是谁?为何要跟我作对?”徐慕白并不知道对方的真正身份乃是姬飞花。

    姬飞花轻声叹了口气道:“枉你也算是徐家子弟,徐老太太的一世英名全都败落在你们这些不肖子孙的身上,欺负一个柔弱女子算什么本事?想要制造一起血案,嫁祸他人吗?”

    徐慕白咬了咬嘴唇,长袖内,两柄飞刀沿着他的手臂悄然滑落到他的掌心,他倏然发动,面对武功超出自己甚多的对手,除了偷袭,他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,两道寒光一前一后射向对方。

    姬飞花看到飞刀射来不慌不忙,长袖一抖,席卷在两抹刀光之上,飞刀顿时改变了方向,转而射向徐慕白的身体。此番反射而出的速度要超出徐慕白投掷速度的一倍以上。

    徐慕白暗叫不妙,身体陀螺般旋转,变换了六七种身法,方才堪堪将反射而来的飞刀躲过,可膝盖却突然一震剧痛,乃是被对方弹射出的钢针射中,右膝一软,单腿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姬飞花淡然道:“此刻才想起求饶未免太晚!”

    徐慕白负痛道:“要杀便杀何必折辱于我!”他的骨头倒是硬朗,在落尽下风的情况下并未失了骨气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只怕脏了我的手!”

    姬飞花仍然站在树枝梢头,躲在面具后的目光静静平视前方,因为她看到在距离自己三丈之外的树枝梢头出现了一位女人,这女人赫然正是金陵徐家的总管徐凤眉。

    姬飞花淡然笑道:“原来你才是幕后主使!”

    徐凤眉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